• <button id="mcuie"></button>
  • 聚商機,共發展,贏未來

    【石阡作家訪談】聶潔:寫作是世間最奇妙的事

    2023-05-25 18:35:25    作者:馬曉鳴

    編前語:貴州省石阡縣有著厚重的文化底蘊,古往今來,孕育了一輩輩作家詩人。近年來,一批石阡籍作家和石阡本土作家的作品走出山外、面向全國,不斷從高原向高峰攀登。為了記錄當代石阡作家創作歷程、展示石阡作家創作成果,更好地謳歌新時代、續寫新華章,特開設“石阡作家訪談”專欄。

    訪談記者:馬曉鳴(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石阡縣融媒體中心總編輯)

    作家簡介

    微信圖片_20230525093409.jpg

    聶潔,漢族,出生于1969年10月,出生在貴州省仁懷市赤水河邊,成長在貴州省石阡縣龍川河畔。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,石阡縣作家協會主席。作品散見《中國作家》《貴州作家》《貴州日報》等刊物,出版非虛構散文集《我在老鴰林——駐村幫扶手記》。曾獲首屆貴州省文學獎散文類二等獎、“貴水迎天下·守護生命源”全國散文創作大賽二等獎、中國作家網2022年度文學內刊優秀作品獎散文類三等獎、貴州新聞獎報紙副刊三等獎、第八屆梵凈山年度文學獎等。 

     有話想說她就寫了下來

    聶潔十分敬重文字,即使現在,她也盡量避開談論“文學”這兩個字,她更愿意說自己愛看點書,興致來了就寫點東西。

    上學時,她對學習興趣不濃,就喜歡看閑書。小時候看連環畫,再大一點看童話、看民間故事,再大些看小說。感覺這些書比課本有意思得多,一下子就能著迷。最早買的一本書是在五年級,那時候石阡新華書店還在老街,每天去學校要經過,就喜歡進去看看,有天發現玻璃柜里有一本《大海媽媽和她的兒女們》,僅是封面就吸引了她:一位非常美麗的媽媽側面像,她的長卷發就像是大海的波濤。她看了又看,這本書要5角錢,那時候她的零花錢每天只有1角錢。每天上學她都要進去看看這本書,后來有一天終于湊足了5角錢,就把它買回了家,躲在自己的房間里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。這是一本用擬人的方式寫成的帶有科普性質的少兒讀物,讓她明白了江河湖海的關系,還有降雨的大概原因。

    而喜歡寫作文,則是在初中時,某次作文得到了老師的表揚,作為范文被老師讀出來,那是一份莫大的榮譽。興趣就這樣被培養起來了。但她從來沒有刻意寫過什么東西。

    她在高中時期看過一些世界名著,現在亂七八糟的都看看,大部頭的很少看了。比較關注當代人的散文創作。她最喜歡的作家是沈從文、張愛玲等人,不管他們的小說還是散文都喜歡。雖然她寫散文,但看的書卻是以小說為主?,F在這種碎片化閱讀,她認為其實也是有好處的,可以接觸大量新鮮事物。不好的是瀏覽得多了,就難以專注到某一個領域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525093413.jpg

    2002年夏天,她試著寫了一些剛參加工作時候的人和事。那時,她認識在《石阡報》當編輯的林盛青,有一天就帶著稿子跑到他家里,請他指教,林盛青給她提了很多細致的修改意見。她回來按照他的意見修改完成,最后成為《鄉里人物》系列。不久,一文友要去銅仁開筆會,她請他帶去這疊稿子。后來的某一天,《銅仁日報》周末版將這些文章發表了。從此,她開始往《銅仁日報》周末版投稿,直到現在,基本成為一個習慣:每有新稿子,都會先投給《銅仁日報》的羅漠。

    激發她的創作動力一是有話想說,但又找不到地方說,只好寫下來;二是寫出來有人認可,得到了鼓勵,就更有勁頭寫下去。主動寫的東西,一般都是內心放不下、很想寫的。她認為有時候是在“逼自己”寫一些東西,只有提筆寫時,才會去深入思考一些事。二十多年的創作經歷,她覺得:必須要大量閱讀,大量練筆,勤于思考,如果只是為寫而寫,寫得再多,難有提高或者突破,就只能是原地打轉,稍不留意,還極有可能后退。

    平時,她的創作有點“躲躲藏藏”,尤其是早期寫作時,她謙虛的說是“自信不足”,還有就是本職工作不是搞創作的,怕別人知道后被笑話。

    閱讀、寫作,她都比較喜歡在一種安靜的狀態下進行。有寫作沖動的時候,感覺寫東西就比較順暢。她在晚上寫作的時候比較多。

    老鴰林給她全新的觀察和思考

    聶潔計劃在2018年把歷年來發表過的文章集結起來,再增加點新內容,出一本散文集。沒想到2018年被安排駐村,吃住在村里,生活、工作均突然發生了劇烈的變化,精神狀態非常緊張,出書這事就擱置下來了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525093425.jpg

    聶潔筆下的老鴰林村一角

    在石阡縣坪地場鄉老鴰林村,作為脫貧攻堅幫扶干部,在緊貼農村的日子里,帶給她全新的觀察和思考。那段日子跟她平時的工作、生活截然不同。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感受農村,有不適,有新奇,也有悲嘆。身在其中,農村早就不是人們想象中的貧困模樣,隨著路、水、電、訊的貫通,使得如今的農村跟縣城的差距大幅度縮小。很多村寨非??占?,只有寥寥無幾的老人、婦女、兒童留守。她發現只要條件稍微好一點的家庭,婦女和兒童都不會留在村里,只有老人在家。村寨很多現實問題,她認為不是一兩句話講得清楚的。

    駐村經歷給她帶來了一股強大的沖擊力,她把這些見聞、感受粗略的記錄了下來。2019年7月份回到單位正常上班后,閑暇時就把這些原始記錄翻出來,選擇一部分整理成文章,發給《銅仁日報》的羅漠,悉數發表了出來。

    銅仁市文聯的劉照進看見她老在寫這些駐村的文章,有一天就打電話來,提醒她要把出書的事準備一下了。她回過神來,準備繼續寫點新的散文,把書稿完成。停頓了一個多月,她卻一個字也沒有寫出來。心里非常著急。又回頭去翻看駐村的那些記錄,整理了幾篇出來,鼓起勇氣發給劉照進。不久他打電話催問駐村的文章還有沒有?能不能多種類型、各種題材的再整理出一些來,湊夠一本書的數量……這讓她很振奮,迅速投入到駐村幫扶手記的創作中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525093419.jpg

    2020年12月,團結出版社出版了她的非虛構散文集《我在老鴰林——駐村幫扶手記》。該書列為銅仁市文藝創作扶持基金資助項目。書中所有作品都是以“我”的視覺為中心,立足作者幫扶村——坪地場鄉老鴰林村,以幫扶工作經歷為素材,運用紀實手法,從小處著手,記錄了作者親歷并參與脫貧攻堅這場偉大“戰役”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,讓人身臨其境,掩卷深思。

    這本書還在2022年的首屆貴州文學獎評選中,獲得散文類二等獎。

    《我在老鴰林——駐村幫扶手記》以非虛構散文這種文體出版以后,她把目光轉向了農村題材的非虛構散文寫作,梁宏的《中國在梁莊》、《出梁莊記》都被她買回來看了一遍,有很深的觸動。

    寫作使她內心獲得一份平靜

    聶潔的出生地在貴州省仁懷市美酒河鎮馬桑坪村,那是赤水河邊的一個小碼頭,現已開發成為鄉村旅游景點,紅五軍團司令部舊址就在那里,旁邊有四川會館?!懊谰坪印蹦ρ率叹驮诖遄痈浇?。那里土地貧瘠,自然條件很差,但那是川鹽進黔赤水河岸邊上的鹽運碼頭。有關出生地,她在一篇舊文《回故鄉》里專門寫過,這篇文章發表在2016年第六期的《黔東文學》。

    因她父親工作的緣故,她們一家于1974年搬遷到了石阡。

    在石阡縣城,開啟了她人生的成長之旅。6歲,進入農口部門合辦的子弟學校,讀一個年級變更一次教學地點:一年級在氣象站讀,二年級搬到農業局的一個辦公地點讀,三年級是林業局提供的教室,就在她家隔壁。讀完三年級,子弟學校解散,四年級分流到城關小學讀至畢業。后來,她在石阡三中讀完初中、在石阡中學讀完高中。高中畢業待業,于1991年參加招考,考入鄉鎮林業站工作,2005年調入石阡縣林業局至今,屬于石阡的“第二代林業人”。

    轉眼就要退休了,她覺得,時光比身旁的龍川河水還流得快。目前工作較為輕松,生活也就相對輕松。寫作卻沒有進入退休狀態,在創作上,她感覺陷入了瓶頸期,她一直在調整,想達到想要的某種突破。

    她眼中好的文學作品很簡單,能讓人有興趣看下去,如果看完了,還有回味,余音裊裊,就更好了。

    在她看來,文學創作并沒有給她帶來什么外在的東西,也說不上改變了什么。只是,喜歡上了寫作,尤其是當寫作成為一種生活習慣之后,就覺得寫作是一件奇妙的事,在寫作的過程中,內心會獲得一份平靜。對于寫作她沒什么長遠的打算。寫就行了,寫自己喜歡寫的、想寫的,寫接近自己內心需要的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525093331.jpg

    石阡的溫泉、龍川河等等,都曾多次出現在她的文章中。她計劃在下一本散文集中,除了這些常見的石阡元素外,她還將以自己的成長地“儲木場”作為自己的“根據地”書寫。

    石阡作家應主動融入發展大潮中

    石阡自古文人輩出,一批當代作家詩人活躍在省內外文壇。聶潔作為現任石阡縣作家協會主席,她說在當主席之前,不怎么關注石阡作家群,就覺得大家愛好這個就行了。當了主席,才認真思考這個群體。

    石阡縣作家群體有一百多人,但比較活躍的不過二三十個,這部分人水平又都參差不齊。她認為原因是多方面的,最主要的一點是,大家都是業余愛好,所有人的謀生手段都不是靠寫作,所以,花在看書寫作上的時間非常有限。還有就是石阡縣的文學創作氛圍,近幾年來不如周邊的縣。她認為石阡作家缺乏一股合力,還有就是閱讀、寫作的氛圍還沒有營造出來。她曾有過一些嘗試,不過收效甚微。今后,她還將繼續探索,努力和文友們做一些新的嘗試,力圖多推新人、多激發有潛力的寫作者創作作品、創作好作品。

    她說石阡的很多文友多次討論過“石阡作家如何更上一層樓”這個問題,大家基本形成了一個共識:盡量選擇一個系列書寫,這樣形成的沖擊力才會比較大。才有可能在外界引起反響。石阡的非遺、紅色文化、多元民族文化、溫泉洗浴文化、茶文化等等資源非常豐富,只要用心,就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。對每一位創作出了作品的寫作者,首先在縣、市一級大力宣傳,極力對外推送,在能力范圍內,最大限度的給與支持。

    文運同國運相牽,文脈同國脈相連。她認為任何寫作,都要緊扣時代脈搏,反映當下的時代特征,石阡作家應主動參與到石阡縣的經濟社會發展大潮中,書寫生機勃勃、日新月異的石阡,實現“石阡”和“我”的雙贏。

    編輯:向娟


    久久久婷婷五月亚洲综合色_91在线视频亚洲_亚洲人成日韩中文字幕不卡_一级黄片中文字幕电影
  • <button id="mcuie"></button>